首页>检索页>当前

三束光疗愈我的单亲之痛

董怡旻

发布时间:2019-05-09 来源:中国教育报

提到离异家庭,大多数中国人的第一反应也许是同情,尤以对孩子的同情为最盛。我们习以为常的是,离异家庭的相处模式一般情况下都是直截了当的三个字——不相处。

解除婚姻关系后,很多人不知道应该如何继续与曾经的另一半建立联系。但对孩子来说,父母的关系一定程度上决定了生活的幸福指数。

作为单亲环境下长大的孩子,我们不得不寻找一条路,希望能更好地平衡,看到更多的光亮。

感恩在丹麦安徒生国际幼儿师范学院学习的这段短暂的经历,我发现了一点点光亮的缝隙,单亲之痛似乎开始被疗愈了。

    感恩母亲帮我与父亲温和相处

第一束光来自我的亲身经历。

我11岁那年,父母终于决定结束他们十几年的婚姻关系。在我从小生长的这片土地上,离婚、单亲这类词只能让人联想到悲伤的情绪和糟糕的感觉,我比从前目睹暴力发生却无能为力更难过。

父母签离婚协议时,我选择了和母亲在一起。当时我很恐惧,无法想象未来,也无法想象如果母亲有一天遇到自己喜欢的人,我该以什么样的姿态和他们一起生活。这种恐惧和不确定,像个铁皮箱子一样罩在我头上,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觉得自己喘不过气,见不到光。

随着时光的流转,我并没有生活得如何不幸,甚至过得比从前更幸福了一点儿。个中原因,与母亲及她努力维护的与父亲的联系有很大的关联。父母刚刚离婚的时候,我是有一点儿仇恨父亲的,我觉得在他们的婚姻里,父亲做得太过、错得太多。所以我时常与父亲吵架,有时也当着母亲的面责备他,甚至用了很过分的语言。我觉得母亲会支持我这样做,但事实上她并没有。当我与父亲怄气时,她最常说的话是:“他是你爸爸,他永远都是爱你的,他心里永远都会为你着想,但是他确实不会表达。”

如果没有这句话,我可能很难与父亲温和地相处,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获得和暖的幸福。因此不管什么时候想起这段往事,我都很感激母亲。她在一段感情里受到了伤害,却能在与我沟通时保持理智,不带偏见地述说真相。同时我也很感激父亲,能在与母亲分手以后继续和她保持联系。这是我找到的第一束光,让我知道,虽然父母离婚了,但还能保持理智;他们都受伤了,但这不会成为纵容伤害的理由。

    父母离婚不意味着家庭破灭

第二束光和丹麦奥尔堡大学的约翰·尼斯教授有关。

约翰教授一家到中国旅游时,我曾经有幸给他们当过小导游,于是我今年3月去丹麦学习期间,在约翰教授家里小住了一段时间。教授一个人住着一栋房子,工作日时他的女儿克拉拉会牵着宠物狗来看他,周末他就开车去另一个城市的女友家。有一次我做了中餐,邀请他们父女俩一起用餐,席间说说笑笑,聊到克拉拉的前男友。约翰开玩笑说:“你怎么不跟他在一起了?我觉得他还挺好的。”克拉拉说:“不关你的事,老爹,你怎么不跟你的前‘女友’复合?”然后两个人就在饭桌上相视而笑。

我觉得很有意思,父母离异对我始终有一点儿创痛的意味,但他们却可以在饭桌上彼此打趣。晚上克拉拉走了,我好奇地和约翰聊起这事。他告诉我说,他会和前妻一起为女儿庆祝生日,也会和他的家人、前妻以及她男朋友的家人一起庆祝重要的节日。“只是不再拥抱和接吻了,我们还是朋友。”老约翰笑嘻嘻地说。我很惊愕,我觉得我的家庭相处模式已经很理想了,他却告诉我像他们这样的相处模式在丹麦很正常。

第二天我和克拉拉一起骑完马开车回去的时候,我带着点儿找碴儿的意味问克拉拉:“你的爸爸妈妈离婚以后一直可以这样相处吗?”克拉拉回答说:“也不是,离婚后第一年他们几乎没办法和对方正常说话,后来才慢慢好起来。”我一下感觉好轻松,原来时间会让人感受到:父母离婚后,家庭并不会因此而破灭。他们需要一些时间接受彼此,但终有一天会放下过去,成为彼此生命中特别的朋友。

    放下愧疚,坦然相处

第三束光与丹麦女伯爵文雅丽有关。

在童话王国丹麦,曾经发生过一个真实的童话故事:1995年,香港平民文雅丽邂逅丹麦王子约阿希姆,两人迅速坠入爱河,一年后在丹麦举行婚礼。在这场被称为世纪婚礼的盛典中,欧洲王室迎来了历史上首位亚裔王妃。

10年后,文雅丽和约阿希姆离婚。两年后文雅丽与丹麦摄影师马丁结婚,摘掉王妃头衔,改称腓特烈堡女伯爵,重归平民生活。我曾经看过一期有关文雅丽的节目,当记者询问她离婚的原因时,她面对镜头很从容地微笑着说:“你知道,有些事情就是自然而然地发生了,但是我现在感觉很自由,我终于又可以为自己做决定了。”谈到他们的关系时她说:“他是我很重要的朋友,对我而言他意味着很多,但是我们却不能再做夫妻。”

这些话一下子打动了我。她和孩子们坐在一起,凝视她的小王子们,可以自由地讨论婚姻问题,眼神里没有愧疚,只有爱。

这是疗愈我的第三束光。我从前总是听单亲家庭的母亲们说她们觉得亏欠孩子许多,从文雅丽的故事里我却能感受到:离异的父母并不需要说亏欠孩子,也许我们以为的亏欠,只是标错了幸福的起点。

在离婚率居高不下的当下,在我们的文化仍然为离异的问题撕裂着、痛苦着的时候,丹麦人坦然面对的心态,也许能启发我们找到更多的光亮。

(作者系甘肃省兰州第一中学高二学生)

《中国教育报》2019年05月09日第9版 

0 0 0 0
分享到:0

相关阅读

最新发布
热门标签
点击排行
热点推荐

工信部备案号:京ICP备05071141号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

中国申搏sunbet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

Copyright@2000-2018 www.jyb.cn All Rights Reserved.

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

申搏sunbet|申慱sunbet手机版app下载